众所周知的菩萨,弥勒背布袋之谜

2020-02-27 03:45 来源:1zplay-最快的电竞比分网

弥勒佛有两位,一位是印度的洋弥勒,一位是中国的土弥勒。

图片 1

当旅游者来到佛教寺庙游览,走进山门,来到第一重大殿——天王殿,便会看到,殿中供奉着一尊袒胸露腹、开口而笑的佛像。这尊佛无拘无束地坐在那里,一天到晚笑哈哈地迎接四方游人。由于他的肚子特别大,又总是笑模笑样。

一、印度佛教经典里的弥勒菩萨

洋弥勒,姓阿逸多。弥勒是他的名字,是梵文的译音,意译是慈氏。那时他是菩萨,还没有成佛。据《弥勒上生经》和《弥勒下生经》的记载,弥勒佛生于印度南天竺婆罗门家,是一个贵族。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子。他负有特殊的使命,先于释迦牟尼佛离开人世,上生兜率天内院,接受上天的洗礼。兜率天是“妙足天”的意思,是候补佛的基地。经过4000岁,即人间的56亿7千万岁,弥勒佛下生人间,于华林园龙树下成佛。释迦牟尼佛死后,他作为接班人,广传佛法,成为佛教领袖。因此,弥勒佛被称为弥勒如来。相传,弥勒佛活了84000岁。

肚量大、心胸宽,遇到冤家也能与之和平相处,甚至还能由此悟道成佛,证得六度。弥勒佛的形象就是这么来的,再加上笑口常开,矮身大肚、蹙鼻笑口的典型的弥勒佛。本期佛教文化将为你介绍弥勒佛的故事。

因此,被人称作“大肚弥勒”、“笑佛”和“皆大欢喜佛”。曾有一副对联说他“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可见这大肚弥勒心胸是多么旷达。因为大肚弥勒随身带着个布袋,所以,人们又亲切地称他为布袋和尚。

弥勒菩萨,是佛教诸多菩萨中最主要的菩萨,其名其事出现在印度佛教众多经典里。被认为是早期佛教的经典集成四部《阿含经》里已说到弥勒菩萨,后来演绎出专门讲述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和下生人间成佛情景的经典——《弥勒菩萨上生兜率天经》、《弥勒下生经》、《弥勒大成佛经》等。在印度佛教大小乘主要经论,如《阿毗达摩毗婆沙论》、《般若经》、《法华经》、《华严经》、《宝积经》、《大智度论》、《瑜伽师地论》等中,弥勒菩萨随处可见。

土弥勒,名叫契此。五代时后粱的和尚。浙江奉化人,号长汀子。这是一位充满神秘色彩的怪和尚。他的长相很奇特,身材矮胖,肚腹滚圆。他经常说出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用一根破木棍,挑着一个破布袋,布袋里装着他所有的家当。居无定所,随处而安,像个疯和尚,人们给他起个外号叫布袋师。冬天,有时他躺在冰雪中,雪不沾衣。说人家吉凶祸福,屡试不爽。着湿草鞋,天就要下雨;穿干木屐,天就要大旱。他曾作歌道:“只个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灵物。纵横妙用可怜生,一切不如心真实。万物何殊心何异,何劳更用寻经义。”他非常崇拜主观的心,认为心是“十方世界最灵物”。他有时作偈以自娱抒情。偈,是佛经中的唱词。曾偈道:“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青目观人少,问路白云头。”表现了他的乐天达观的性格。后梁真明三年三月,布袋和尚来到奉化岳林寺东廊,端坐在一块巨石卜,说偈曰:“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

弥勒,菩萨名,梵文叫maitreya,译为慈氏,住在兜率天内院,是一生补处菩萨,将来当于住劫中的第十小劫,人寿减至八万岁时,下生此界,继释迦牟尼佛之后,为贤劫之第五尊佛。

然而,稍微知道一点佛教知识的人,就会对这尊造型奇特的佛像产生疑问。从印度传入中国的佛教塑像中,弥勒像也是十分庄严肃穆、凛然不可侵犯的:头顶布满卷曲着的小螺髻,丰颐慈目,大耳垂肩,身披袈裟,面目毫无表情。怎么会是这副乐不可支、随意自在的样子呢?何况,弥勒身边怎又多了个口袋?

按印度佛教经典里的说法,弥勒菩萨与释迦牟尼佛同时代,生于婆罗门家,有三十二相八十随好庄严其身,身黄金色。因常修“慈心三昧”,誓不杀生食肉,故名“慈氏”,又名“阿逸多”。佛陀授记他是“一生补处菩萨”或“未来佛”,即命终后“往生兜率陀天上”,为兜率陀天之主,经四千岁下生到人间,于华林园龙华树下成正觉,接替释迦如来之佛位,教化人间众生,“彼时人民称其弟子号曰慈子”。就是说,弥勒菩萨是释迦牟尼佛的未来接班人,其地位仅次于释迦牟尼佛。此外,大乘佛教瑜伽行唯识学的论着《瑜伽师地论》、《辩中边论颂》等,注名为弥勒菩萨述,因此弥勒菩萨又成了瑜伽行唯识学派的祖师。总之,在印度佛教经典里,弥勒菩萨的特征是:相好庄严;心地慈悲;是“兜率天主”;是“未来佛”;是唯识学祖师。

唱罢,布袋和尚安然而逝。这时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布袋和尚是弥勒佛的化身。回想起布袋和尚生前种种奇特的表现,人们终于找到了答案。于是,人们把他的肉身埋葬在岳林寺西2里的山上,并起名弥勒庵。此后,人们按照布袋和尚的形象雕成弥勒佛,置放于天王殿正中,受人膜拜。

据佛经记载,弥勒是继释迦牟尼之后出世的未来佛,他象征着未来世界的光明和幸福。弥勒佛出世时,土地平整,七宝充满,花香浓郁,果味甘美,国土丰乐,人民善良,人能益寿延年。弥勒佛出身高贵,下生之后,在龙华树下坐禅成道,

说来话长。要解开这个谜,还得从佛教的一些常识说起。

二、中国佛教典籍里的布袋和尚

在佛教中,弥勒从印度所来,到中国后演化成了唐末奉化的“布袋和尚”——契此。

弥勒是梵文的音译,意译为慈氏。他出身于古印度僧侣贵族之家,即婆罗门家族,曾是一位受人爱戴的国王。后来他皈依佛门,成了释迦牟尼的弟子。按照佛教的说法,从时间上看,佛国世界中有三位相连续的佛。第一位是过去佛,称为“燃灯佛”,他生时身边一切光明如灯,因此而得名。释迦牟尼未成佛时,燃灯佛曾给他“授记”,因此燃灯佛是释迦牟尼的老师,也因此称为过去佛:第二位就是释迦牟尼,他是现在佛:第三位就是弥勒佛,据佛经记载,他先于佛祖释迦牟尼而逝,升于兜率天。释迦牟尼告戒众生说,在他涅槃四千岁后,人世间将发生一次又一次洗劫,那时候,弥勒还会从兜率天下凡,在华林园龙华树下继承释迦牟尼而成未来佛,来弘扬佛法,普度众生。

在中国,弥勒信仰由来已久,自两晋时期弥勒菩萨上生、下生经译出后,塑造供奉弥勒菩萨像、向往兜率天宫的美妙极乐净土和下生成佛的弥勒信仰由此而生。南梁时期的善慧傅翕、五代梁时浙江奉化县的布袋和尚,被认为是弥勒菩萨的垂迹化身。后来,以布袋和尚的形象为原型,塑造出了体态肥胖、笑口常开、袒胸露腹的弥勒菩萨像,受到民众的普遍喜爱。

弥勒佛的传说 据说,在唐末的一天清晨,奉化长汀村前的江中水声大作,波涛轰鸣,滚滚江水犹如张牙舞爪的巨龙,呼啸而来,奔腾而去,大有一泻千里,不可阻挡之势。

释迦牟尼涅槃500年后,佛教于公元前传入我国。中国的佛教徒们,热切而又耐心地等待着弥勒的降生,寺庙中供奉着仪态庄重的天冠弥勒佛像。现在北京的广济寺、苏州灵岩山寺、浙江新昌寺等,供的仍是天冠弥勒佛像。然而,五代以后,天冠弥勒的形像变了,变成前文所述的那样一个大肚子布袋和尚。这是怎么回事呢?

布袋和尚的形象和言行,见于《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明州定应大师布袋和尚传》等佛教文献。

村民张重天正在田间劳作,他在江边生活了半辈子,见惯了春汛的洪峰浊浪,然而,令他感到奇特的是,在低沉如牛吼、震颤如雷鸣的波涛声中,好像有一缕飘飘悠悠的仙乐从高渺的宇宙深处传来,在波浪之间回荡……更让张天重惊奇的是,深浊的江水之中居然漂浮着一朵从未见过的莲花!硕大无朋,通体金黄,似乎放射着奇妙的光芒,散发着淡淡的馨香,不是顺流而下,而是逆流徐徐的向上游飘来……

原来,这布袋和尚,实际上是一名禅宗游方僧人的塑像。据《宋高僧传》卷二十一《佛祖历代通载》卷十七记载,这个游方僧自称名契比,又号“长汀子布袋师”,是明州奉化人,生年不详,卒年为公元917年。他容貌古怪,皱额头,大肚子,一天到晚笑嘻嘻的样子。他常用一根木棍挑着个布袋,内装随身用具,四处化缘,人称“布袋和尚”。他见物即乞,语无伦次,随地寝卧,似颠似痴。相传他善知天文阴阳,能预示吉凶,为人驱邪避灾。布袋和尚讲话做事也很奇特,一般人难以理解。如有人问他佛法大意是什么,他就放下布袋,叉手而立(这意思大致是说,心上放下一切世俗的事情就是懂了佛法)。别人不理解,再问,他背起布袋便走。他曾自己作歌自己唱:“只有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灵物,纵横妙用可怜生,一切不如心真实……万法何珠心何异,何劳更用寻经义。”这歌阐发禅宗“即心即佛”之理,也就是说,心里明白就行了,有不着苦读佛经。

《景德传灯录》,宋景德元年东吴道原撰,距布袋和尚近百年,是记载布袋和尚事迹较早的文献,卷第二十七载“布袋和尚传”全文如下:

张重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使劲闭了闭,然后再睁开,虽然金莲花不见了,可是在金莲花消失的地方,他看到了一捆柴草,而柴草上竟然躺着一条赤条条的男孩!面临灭顶之灾,小男孩却浑然不知,好像舒舒服服地躺在摇篮里一样呼呼大睡,陶醉在甜美的梦乡,张重天没多想,赶紧用耙地的长柄镢头将柴捆拨拉到跟前,一把把小男孩抱了起来,不可思议的是,他刚刚抱起孩子,那捆柴草便散开没了踪影,而怀中的那个孩子,好像早就知道会被他从洪水中捞起来一样冲着他咪咪发笑,张重天看那孩子圆头大耳、生相端庄,不觉爱不释手。抱回家中,与妻子窦氏商量,认为这孩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就决定把他收养下来,后由与长汀村隔溪相对的岳林寺的闲旷禅师取名“契此”。

明州奉化县布袋和尚者,未详氏族,自称名契此。形裁服胺,蹙额皤腹。出语无定,寝卧随处。常以杖荷一布囊,凡供身之具尽贮囊中。入廛肆聚落,见物则乞,或醯醢鱼菹,才接入口,分少许投囊中,时号长汀子布袋师也。尝雪中卧雪不沾身。人以此奇之。或就人乞其货则售。示人吉凶,必应期无忒。天将雨,即着湿草屦途中骤行。遇亢阳,即曳高齿木履市桥上,竖膝而眠。居民以此验知。有一僧在师前行,师乃拊僧背一下。僧回头,师曰:“乞我一文钱。”曰:“道得即与汝一文。”师放下布囊,叉手而立。白鹿和尚问:“如何是布袋?”师便放下布袋。又问:“如何是布袋下事?”师负之而去。先保福和尚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放下布袋,叉手。保福曰:“为只如此,为更有向上事?”师负之而去。师在街衢立,有僧问:“和尚在这里作什么?”师曰:“等个人。”曰:“来也!来也!”师曰:“汝不是这个人。”曰:“如何是这个人?”师曰:“乞我一文钱。”

小契此不但长的富态,而且是个福星,他天真活泼,俏皮好动,给张重天夫妇带来了无穷的欢乐。更为神奇的是,自从领养了契此,多年来未曾孕育的窦氏,又喜得一女一男。当然,这也是张、窦夫妇行善积德的结果。

师有歌曰:“只个心心心是佛,十方世界最灵物。纵横妙用可怜生,一切不如心真实。腾腾自在无所为,闲闲究竟出家儿。若睹目前真大道,不见纤毫也大奇。万法何殊心何异,何劳更用寻经义。心王本自绝多知,智者只明无学地。非圣非凡复若手,不强分别圣情孤。无价心珠本圆净,凡是异相妄空呼。人能弘道道分明,无量清高称道情。携锦若登故国路,莫愁诸处不闻声。”又有偈曰:“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青目睹人少,问路白云头。”

契此从小就常随父母到岳林寺拜佛,还与寺庙里的罗汉圣僧像称兄道弟。稍长,他和村里的小伙伴便常到寺里嬉戏。契此似乎对岳林寺高大的建筑、辉弘的佛殿、巍峨的佛像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同时也受其父母礼佛的潜移默化之影响,从而使得他对佛教产生了信仰,出家为僧。

梁贞明二年丙子三月师将示灭,于岳林寺东廊下端坐盘石,而说偈曰:“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时时示时人,时人自不识。”偈毕安然而化。其后他州有人见师,亦负布袋而行,于是四众竞图其像。今岳林寺大殿东堂全身见存。

契此在岳林寺出家后,也许是经历了心灵的磨难之后的大彻大悟,也许是超越了红尘之后的大智大觉,常有些令世人感觉趣奇的举动,最十分的就是他无论走到哪里,他都带着一个大布袋,当有人问他的法号,他就用偈语作答:“我有一布袋,虚空无挂碍;展开遍十方,入时观自在。”从此,他便以杖荷布袋而得名,被称为“布袋和尚”。

《景德传灯录》的上述记载可以简要概括为:布袋和尚自称“契此”,时号“长汀子”,“形裁服腰,蹙额皤腹”,即形体肥胖,皱额大腹。经常杖荷一布袋,乞食乞物,孤身云游。能准确预知人之吉凶、天之雨晴,“应期无忒”。深契中国禅宗之理,认为自心即是佛,圆净真实,这是最宝贵的,其他一切都是虚妄,从这个意义上讲,凡圣平等,万法无异,无须去分别计较。因此在行为上,“腾腾自在无所为”,不拘仪轨,悠闲自在。认为弥勒菩萨有千百亿化身,自己就是其中之一,而世人却不识。

他那只布袋的确叫人好奇,它所有的用具,不管是水瓶瓦钵、木鱼念珠,还是破衣裳、烂草鞋,统统贮于袋中,似乎应有尽有,永远也掏不完。布袋和尚平时还捡拾人丢弃的废物置入袋内,人或讥笑其布袋是垃圾袋,笑答以偈:“有时备无时,无用变有用”。

《五灯会元》,宋普济编集于宋淳枯十二年,比《景德传灯录》晚约两百五十年。其卷二,把“明州布袋和尚”列在“六祖下五世,西天东土应化圣贤”目录下。文中增加了布袋和尚的两段偈子:

他的形貌很有特征,“形裁腲脮,蹙頞皤腹”,皱鼻梁,大肚子,身体矮胖。他的行为也很奇特,天将旱时便穿高齿木屐,天将涝时穿湿草鞋,人以此得知天气,而且他随处寝卧,冬卧雪中,身上一片不沾。他没有固定的住处,经常到市场上乞食,不管荤素好坏,入口便食,还分出少许放入布袋,更奇特的是他在哪里行乞,哪里的生意便分外好。他逢人便笑,言语无常,却多灵验,不几年,人们便都认识了他。他常袒胸露腹、喜喜哈哈,逗小儿逐之,同时也就把自己那个布袋里化缘来的甜点干果分与周围的孩子。又契此从小就天资聪慧,出家后很接近百姓,有着丰富的生活经验和群众语汇,因此也常常能够用偈语来表达复杂的思想和深奥的哲理。

“是非憎爱世偏多,仔细思量奈我何。宽却肚肠须忍辱,豁开心地任从他。若逢知己须依分,纵遇冤家也共和。若能了此心头事,自然证得六波罗。”

后梁贞明三年,契此端坐在岳林寺的一块盘石上,口中念了一个偈子:弥勒真弥勒,分身千百亿。时时示世人,世人皆不识。说完微微一笑,泊然而逝。契此圆寂后轰动了佛教界,人们才忽然明白他就是弥勒佛的化身,不过是“世人不识”罢了。于是,许多寺院在塑弥勒佛时便按他的形象塑造弥勒佛。“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笑口常开,笑天下可笑之人。”这幅对联是他真实的写照。

“我有一布袋,虚空无挂碍。展开遍十方,入时观自在。吾有三宝堂,里空无色相。不高亦不低,无遮亦无障。学者体不如,求者难得样。智慧解安排,千中无一匠。四门四果生,十方尽供养。吾有一躯佛,世人皆不识。不塑亦不装,不雕亦不刻。无一滴灰泥,无一点彩色。人画画不成,贼偷偷不得。体相本自然,清净非拂拭。虽然是一躯,分身千百亿。”

契此为人所重不仅因为其形象的奇特,更因为其思想的超脱。他留下的诗偈不多,却都富有特色。他作有一歌,强调只有心才是最真实的,是“十方世界最灵物”,出家人只须腾腾自在、闲闲无为,不用分别凡圣,不用执着经论,与禅宗的风格一致。

这两段偈子是不是布袋和尚的原作,不得而知,很可能是后人的附会。从内容上来看,这两段偈子主要对“大肚”、“布袋”和“化身”的意涵进行诠释。具体来说,第一,布袋和尚的“大肚”,意味着“忍辱”,心胸开阔,不计较是非爱憎,与一切人和睦相处;第二,“布袋”意味着虚空无碍,能包容一切;第三,本真自然、不加雕琢、朴实无华的原本“体相”就是佛身或佛的“化身”。

契此的大肚和布袋成为一种宽厚、包容的象征。他有一偈: 是非憎爱世偏多,仔细思量奈我何。 宽却肚皮须忍辱,豁开心地任从他。 若逢知己须依分,纵遇冤家也共和。 若能了此心头事,自然证得六波罗。

《明州定应大师布袋和尚传》,元代昙噩撰,又比《五灯会元》晚一百年,其字数是《五灯会元》的三倍多,是叙述布袋和尚事迹最详细、文字最多的文献。

他强调要大度能容,不要计较人世间的是非憎爱,要“宽却肚皮”、“豁开心地”,只要肚量大、心胸宽,遇到冤家也能与之和平相处,甚至还能由此悟道成佛,证得六度。

此文对《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中布袋和尚的言行事迹作了进一步演绎,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

后人以契此为原型,又加上了笑口常开的特征,从而形成矮身大肚、蹙鼻笑口的典型的弥勒佛的形象;也有光头现比丘相,双耳垂肩,脸上满面笑容,笑口大张。身穿袈裟,袒胸露腹,一个按着一个大口袋,一手持着一串佛珠,乐呵呵地看着人们的大肚弥勒佛像。

一是给《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中所述布袋和尚的言行事迹加上时间地点和人物。如“弥勒真弥勒”句,文中说:“晋天福初,兴化军莆田县令王仁煦,遇大师于江南天兴寺,后又遇于福州官舍。出怀中圆封书,戒王曰:‘我七日不来,则开以看。’王如诚,开圆封无他语,止一偈也,偈曰:‘弥勒真弥勒,化身千百亿。时时示世人,世人俱不识。’后书九字云:‘不得状吾相,此即是真’。至是乃知师是弥勒佛也。”

人们往往受他那坦荡的笑容感染而忘却自身的烦恼,大肚弥勒佛像令人一见就有皆大欢喜的感觉,深受世人喜欢,以后“大肚弥勒”的这一布置就成了寺庙的定制。

二是增加了《景德传灯录》、《五灯会元》中所没有的新的情节。如文中说:布袋和尚“每以锡杖、布袋自随,且有十八小儿谨逐之,然亦不知小儿何从来也”。又说:布袋和尚“常以纸包屎物,示人云:‘这个是弥勒内院的。’有时云:‘这个是兜率院天的。”’又说:布袋和尚去世后,“有人见之东阳道中,持一履,嘱之曰:‘我昔误持此以来,汝今可持之以归。’后开圹视之,果仅一履存焉。”等等。

你可能也喜欢:北京历史文化知识大全中国饮食文化的意义,你知道吗?苯教与藏传佛教的关系广东四大名刹:带你远离城市喧嚣

《明州定应大师布袋和尚传》所增益的布袋和尚故事情节,看起来有名有姓,有时有地,哪些是真实的,不得而知。但至少所谓“一履”之说,显然是模仿《景德传灯录》中菩提达摩“只履西归”的故事而作的。

事实上,人宋以后,布袋和尚言行事迹已在社会上有广泛的影响,常常成为禅师们上堂说法和举唱的话题。如《白云守端禅师语录》载:白云守端举布袋和尚“有时倚袋终日憨睡,或起行市肆间,小儿哗逐之。或拄杖,或数珠,与儿戏。”作偈曰:“都卢一个布袋,里面讨甚奇怪。困来且得枕头,携去亦无妨碍。有时闹市打开,多是自家买卖。”《古尊宿语录》卷四十六“滁州琅琊山觉和尚语录”载:觉和尚“举布袋和尚凡在市廛中,以破纸裹一片干粪,见人便相呈云:‘兜率陀天底,兜率陀天底。’遂令学众下语。”这些资料是《景德传灯录》所没有的。因此,昙噩综合了人宋以后有关布袋和尚的资料和传说,演绎而成《明州定应大师布袋和尚传》。

三、布袋弥勒的精神内涵

从印度弥勒菩萨到中国布袋弥勒的出现及演绎的过程,是弥勒菩萨逐步中国化的过程。弥勒菩萨中国化的特点,蕴含了中国社会和中国化佛教主张凡圣平等、容忍大度和乐观处世的精神。具体言之:

1.凡圣平等精神。天上的弥勒菩萨化身为地上的和尚,“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庄严其身”的弥勒菩萨,变成了大肚体胖、袒胸露腹、笑容可掬的弥勒菩萨。使得菩萨的形象更贴近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人,从而对民众更具有亲和力。它蕴涵了中国佛教特别是禅宗主张的凡圣平等,“人即是佛,佛即是人”,“人佛无异,始为道矣”的思想。布袋和尚“常以纸包屎物示人云:‘这个是弥勒内院的”’,意味着兜率陀天弥勒内院与人世间没有什么差别,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样一尘不染,人间就是佛国净土,佛国净土就在人间。

2.容忍大度精神。正如有人所写的弥勒对联“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或“大肚能容,容天容地,于事有何不容”。能忍,是大乘佛教菩萨行“六度”之一,菩萨能忍人之所不能忍。能忍并不是表示自己的无能和怯弱,而是表示一个人高尚的慈悲仁爱之心和大无畏精神,即能宽容他人的过失.能容纳各种不同见解,能为利济他人而忍受痛苦甚至牺牲自我。中国人颂扬“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精神,大肚弥勒正是这种精神的象征。

3.乐观处世精神。布袋弥勒笑口常开,体现的是乐观处世精神及一种豁达的人生观。他昭示世人要心胸开阔,不论身处顺境还是逆境,都以“平常心”对待之,荣辱不惊。同时也嘲笑那些心胸狭窄、遇事想不开的人。正如弥勒对联所说,“开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布袋弥勒所蕴含的这些精神,对于现今社会消解各种矛盾、构建和谐社会具有积极意义。

责编: